document.write('
')
菜单导航

走进古诗词里的冬天

2021-11-25 19:21:49 作者:精英文学网 来源:精英文学网

  

  细雨生寒未有霜,庭前木叶半青黄。

  小春此去无多日,何处梅花一绽香。

  ——宋·仇远《立冬即事二首其一》

  清晨,站在莲花山巅俯瞰:天地间笼着一层薄薄的轻雾,山河大地变得空旷了,像是用线条勾勒的,简洁、朴素、悠远。霜降已过,秋去了,冬天的门已悄然打开。枫林如火的秋色,在冬阳浓厚的光线中消失,枝枯叶黄的树木萧瑟成一道无奈的风景。故而宋代陆文圭《立冬》诗写道:

  早久何当雨,秋深渐入冬。

  黄花独带露,红叶已随风。

  边思吹寒角,村歌相晚春。

  篱门日高卧,衰懒愧无功。

  古人把冬称为“玄冥”,玄冥的意思是深远空寂。古人追求“玄冥之境”,也许就是想用冬季的寒冷空寂来提醒我们,四季交替来于自然,就要顺其自然。

  

  霜降向人寒,轻冰渌水漫。

  蟾将纤影出,雁带几行残。

  田种收藏了,衣裘制造看。

  野鸡投水日,化蜃不将难。

  ——唐·元稹《立冬十月节》

  山路上行走,目光总被纷纷扬扬的落叶所吸引,那些深红的枫叶、金黄的银杏、赭红的水杉羽叶,还有一些其他叶子落了,天空变得高远了。

  近几天“乍寒忽暖初冬候”(宋·陈宓《泉南道中》),眼前还是“天水清相入,秋冬气始交”的景象(宋·释文珦《立冬日野外行吟》);山南坡向阳处,树上的叶子还是黄绿相间。此时,天清气朗,风和日丽、温暖舒适,正应了民间“十月小阳春”之说。

  

  ▲《雪景寒林图》北宋·范宽

  走在衰草离离的幽僻山道上,一丛丛桲椤的叶子挂着露珠,像是盈盈含泪的样子,每一片叶子的落下,总是有些恋恋不舍,总是那样的深情。风中,几株高大的国槐、法桐、柿树,黄叶红叶簌簌而落的样子,极好看。一叶叶有序飘飞,总也落不完。只有看树下这一片扑朔迷离的彩色落叶,才发现树上的红柿子没几颗了,零星的叶子缀在枝上,高大的法桐、柿树清简舒朗,空了,瘦了。仿佛行走在范宽《雪景寒林图》那萧寒凄清的画境里。

  

  落水荷塘满眼枯,西风渐作北风呼。

  ——宋·紫金霜《立冬》

  山下鸡龙河湄,那满塘枯荷透着一股幽远孤寂的沧桑之美,残荷依然是那么从容淡定,虽凋落憔悴,叶色枯黄,但一梗一叶的孤独,别具韵味。景观栈道架设在鸡龙河的清波上,栈道下河水潺湲,人行其上,两行足迹,可谓“人迹板桥霜”(唐·温庭筠《商山早行》),栈道卧波,孩童嬉闹,是一道富有诗意的风景。

  老柘叶黄如嫩树,寒樱枝白是狂花。

  ——唐·白居易《早冬》

  冬日的河湄空灵寂静,枯黄的山野以及河畔那些被霜浸染得透红的樱花树、黄栌树、水杉树倒映在水中,宛如随意泼洒的丹青一般。两岸散落座座村庄,鳞次栉比,临水而居。院墙上的扁豆,叶片褐黄,容颜憔悴。木槿篱笆上,秋菊着霜,叶片结一层细碎冰晶。有户人家把一串串红辣椒挂在窗棂、屋檐之下,房舍之间便有暖色,一院子的栩栩生动。

  一声画角谯门,

  半庭新月黄昏,雪里山前水滨。

  竹篱茅舍,淡烟衰草孤村。

  ——元·白朴《天净沙·冬》

  一派天籁自然、耐人寻味的元人“天净沙”意境。

  

  枯草霜花白,寒窗月新影。

  ——宋·陆游《霜月》

  此时,河两岸的田畴已然沉寂,玉米收割后,高秆的植物没几株了。霜打过的玉米秆,有岁月的肃穆、沉静。朦胧的霜花,印在杂草叶上。几只觅食的麻雀叽叽喳喳,蹦蹦跳跳,撒下一串曼妙清音,在霜草上留下清晰爪印。麦苗叶片相连,一层浓霜倾覆其上,如绿毡上铺了一层絮棉,更加厚实、柔软。河边菜田里,一垄青菜,依然吐露生机。霜打的白菜,愈发碧绿。叶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细晶粒。“霜降萝卜小雪菜”。经霜打过后的白菜,有一丝甘甜味。

  拨雪挑来塌地菘,味如蜜藕更肥浓。

  ——宋·范成大《冬日田园杂兴》

相关推荐